公務員職業道德

堅定信念忠于國家

服務人民恪盡職守

依法辦事公正廉潔

全國“人民滿意的公務員”:李樹幹
發布時間:2019-07-08   來源:交彙點新聞   點擊    字號:[ ]

    7月5日,荣膺全国“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称号归来的江苏宝应民警李树干站在警务室前,看着墙上新挂上的扬州民警随岗培训基地牌匾,想到再过几个月自己即将退休,心中感慨万千:“我就要退休了,但为人民服务永远不会退休。我会继续服务氾光湖的乡亲,还要做好‘传、帮、带’,为社区民警培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。”

    島上唯一“公家人”,也是島上最忙的人

    李树干是土生土长的氾光湖人,因个头高大又热心助人,氾光湖人都喜欢称他“大老李”。他守护了28年的氾光湖,是宝应县氾水镇一个面积63平方公里的“孤岛”,4年前还仅靠渡船与外界连通。这里居民有1.4万人,但警察却只有“大老李”一个。“在氾光湖,我是唯一的‘公家人’,代表的是党和政府的形象,干好了才对得住这身警服。”从穿上这身警服起,李树干就把服务好百姓摆在了心尖上。氾光湖一个人的警务室从不打烊,只要群众有需求,李树干总是第一时间赶到。

    氾光湖还没通大桥、小学还没有撤并前,李树干每天的工作安排得紧紧当当。每天清晨,氾光湖小学的孩子们还没到校,李树干就已站在校门口,疏导摊贩、指挥交通;上午8点,他会准时出现在渡口,扶老人上船,帮农民抬货,叮嘱船老大注意安全;随后,又赶到警务室处理矛盾纠纷;下午,走访各家各户排查各种隐患……

    “他回家没准点,有时夜里来了电话,就又出门了。”李树干的妻子华占莹说,他们夫妻俩常常一天下来说不到几句话,有时喊他回来商量个家事,他也没空。

    不着家的李树干,乡亲们却能随叫随到。以前李树干家电话就是“110”。后来他的手机从不离身,电话响铃一声必定接通,夜里也一样。“报警必接警,接警必出警,出警必摆平。”李树干说起自己的工作原则,斩钉截铁。

    “我始终觉着,心里装着大伙儿,乡亲就不会拿我当外人。”李树干时常告诫自己,穿上警服不忘自己是农民,脱下警服不忘自己是警察,岛上就他一个“公家人”,就得让群众靠得住、用得着。氾光湖居民去镇上办事不方便,李树干就提供了“代办服务”,警务室门口就挂着他的联系方式,每次出氾光湖都会先问村民有什么事要办。仅在最近3年,李树干就帮群众代办事项超过900件,上门送证6000多份。

    李树干警务室的车棚,见证了这28年来他走过的路、做过的事。这么多年,老李来来回回骑坏了五辆自行车、两辆电动车、两辆摩托车。换来的是,氾光湖哪家哪户的大事小情,他都“门清”。

    百姓最信賴的人,也是最有辦法的人

    李树干不把群众当外人,群众也把他当作自家人。在氾光湖这片土地上,老百姓有什么话,都愿意找“大老李”说;有什么事,都请“大老李”帮拿主意;有了纠纷矛盾,也都认“大老李”评的理。

    几年前,氾光湖闹水灾,排涝抢田片刻不能耽搁。牌坊村两个组因排涝的先后次序发生矛盾,上百位村民手持铁锹、锄头对峙,随时可能发生械斗。李树干急奔田头大声喊道:“五组地势低洼,先排水,六组后排水。”大家都愣了,原来李树干家的田就在六组。他先人后己的选择令人无话可说,村民们放下争执,迅速投入排涝。

    李树干调解纠纷的“本领”在氾光湖无人不服。新荡村联合组的陈、张两家是邻居,老一辈就结过梁子,有一次双方打了起来,都要求对方赔偿医药费。李树干先劝说陈家作为党员干部要提高姿态,再劝说张家作为生意人要和气生财,又分别给两家各100元,说是对方“赔偿”的医药费。直到气消了,两家人还不知道,这200元是李树干掏的。

    “别人还说你最有面子,其实是自己花钱买来的。”李树干的爱人常拿这事打趣他,李树干憨笑不吭声,他心里清楚:在群众面前要有面子,关键要自己行得正,把一碗水端平,群众自然会听你的。李树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善于观察总结:“对要面子争口气的人,就给他戴上几顶高帽子;对耍无赖不讲理的人,就要用法律义正辞严地说教;对绝大部分人,都要合情合理地劝说疏导。”为此,他还总结出“腿长一些、嘴勤一些、耳朵灵一些、眼睛尖一些、脑子反应快一些”的工作法。方法是总结出来的,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踩出来的。这28年来,李树干进过氾光湖每一户家门,上过每一条渔船,记载社情民意的笔记就用了近100本,化解矛盾纠纷超过6000起。

    百姓離不開的人,也是最放不下百姓的人

    28年,整天面对家长里短、调解各种纠纷,李树干也有厌烦的时候,他申请过调工作。可乡亲们知道后找到镇派出所,又写信给公安局局长挽留他。“新来的民警不可能像我一样生活在氾光湖,也不可能像我一样对群众这样熟悉。与其让百姓吃苦受累,不如还是我继续干吧!”结果,他主动撤回了调动申请。

    在李树干心中,老百姓在什么位置?曾跟随李树干体验生活的扬州公安局宣传干事王向明看得很清楚:“生活中他吃穿不考究,但面对百姓时却细心周到。”李树干平时不抽烟,可如果去村民家走访,他对村民递来的烟都是“来者不拒”。李树干说:“在农村,老百姓给的烟无论好丑都得接着,要不他会觉得你看不起他。”李树干还说,老百姓的饭不能吃,但水得喝。王向明曾亲眼看到,在一个大娘家里,老人端碗时大拇指直接插进碗里,水面飘起油花,可李树干端过来,咕嘟就喝下半碗,完了一抹嘴还很满足的样子。

    “我是氾光湖养大的树,永远扎根在这里。群众有需要,我就为他们干下去。”李树干说,他和氾光湖百姓的关系超过“鱼和水”,是“水和水”,无论走到哪、到何时都不分彼此。放不下乡亲们,就是他愿意一辈子留在氾光湖的原因。李树干记得,2004年那年氾光湖遇天灾,栽的秧苗全坏了,全氾光湖的人都急着四处买苗。他家有5亩田也在等苗,可当时他出差在外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生产队从外地好不容易弄回来一车苗,村民们一合计,竟先给他家先栽上了。“有这样的乡亲,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?”

    正因为对氾光湖和百姓的不舍,李树干已向组织申请,退休后愿意继续留在氾光湖为大家服务。“一个‘公家人’不管职务大小,一定要和老百姓在一起,一定要有担当敢说‘这件事你就找我办’,这样才对得起百姓对‘公家人’的信任。”李树干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網站地圖| 關于本站| 聯系我們

主辦方:彩宝店彩票网